+9999-9999999 example@gmail.com

月光盒子之家聚合直播

最新网址:.

姚月芳要被阮明姿给气哭了:“你这还死缠烂打了?!”

阮明姿无语的瞥她一眼:“我去我姥姥家不行?”

姚月芳真真是恨不得把阮明姿给手撕了,却偏生拿她没有办法。她绷了一路的情绪有点崩了,红着眼闷头往姚家跑。

阮明姿哪里理她,只自个儿背着背篓慢悠悠往姚家走。

待到姚家门口的时候,就见着羊氏以万夫莫开之勇,挡在门前,满脸的戾气。

“小贱蹄子,”羊氏见着阮明姿就像是见了血海深仇的仇人似的,“抢你表姐的男人,你还要不要脸了!”

阮明姿压着眉眼,没什么表情,却猛地提高音调:“大舅妈慎言!天天小贱蹄子小贱蹄子的放嘴上,万一让你心中的乘龙快婿听见了,说不得就以为你是这么教你女儿满口污言秽语,如何堪为一家主妇?”

羊氏一下子被阮明姿这般疾言厉色给唬住了。

院子里的姚母也听得门口羊氏的动静,匆匆出来,见着阮明姿先是一喜,见着羊氏这样又是一愁:“……老大家的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同样匆匆出来的还有二房的鲁氏,她自打上次帮着找姚月芳却被羊氏冷言冷语伤透了心之后,就对羊氏更远着了。这会儿见着羊氏在门口堵着阮明姿,绕过羊氏,亲热的去拉阮明姿的手:“明姿来了。”

王氏也听见了动静,她悄悄的扒着屋门看了会儿,见姚母跟鲁氏都站在阮明姿那边,她便没急着出去出那个风头,只悄悄的进了屋,推了推正在歇觉的姚常林,小声道:“娘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又跟明姿表妹对上了。奶奶也在呢,你且去把娘劝回来,别让奶奶太伤心。”

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

姚常林迷迷糊糊的揉着眼起来,听了媳妇的话,也有些抱怨:“我就不知道娘跟月芳咋就一门心思的跟明姿表妹杠上了!”一边嘟囔一边起了身,出了屋门径直去了院门口。

“娘,有啥话不能好好家里说,在外头闹像啥样。”姚常林伸手去拉羊氏的胳膊,把她往里拽。

这一个两个的,都向着阮明姿,果然是会勾人的小贱蹄子!羊氏气得胸膛剧烈起伏着,猛的甩开姚常林的手,恨恨道:“等你妹夫都被那小蹄子勾走的时候,看你还这样不!”

姚常林听出话音来,只觉得啼笑皆非:“哈?娘你睡迷糊了?……明姿表妹我没记错的话,今年还不到十二吧?”

勾男人?

真亏他娘想得出!

姚母气得脸色涨红,浑身发抖:“老大家的!平日里你拈酸吃醋说几句酸话也就罢了,姿丫头还是个孩子!满口胡言乱语什么呢!”

看着向来好脾气的姚母也被气得不行,羊氏气焰也轻了些,有些讪讪的:“我这不是……”她又说不出口,可能阮明姿比姚月芳更像康泽死去的那个未婚妻。只得最后悻悻的找了个台阶,一头扎回了她的屋子。

“姿丫头,你受委屈了。”姚母颤巍巍的摸着阮明姿的手,只觉得心肝宝贝被人这般污蔑,可她又无能无力,为着这个家也没法把羊氏怎么着,难受得紧。

阮明姿轻轻的搂了搂姚母:“姥姥,没事,不过是几句闲话罢了。我这次来,是有事找二舅妈的。”

鲁氏有些诧异:“找我?”

阮明姿笑着点了点头:“我记得二舅妈有一道葫芦儿果,做的很是地道好吃。”

葫芦儿果,是将调和好的猪油,苞谷面等,加上秘制的调料,糅合后灌入小葫芦做的容器中,用麻绳捆得严严实实的,将这葫芦堵住口儿上锅蒸。经过三蒸三晒,最后把早就切成两半的小葫芦打开,一道口味十分丰富的葫芦儿果就算做好了。(本做法纯属虚构)

做这个很是费劲,算是鲁氏的独家秘方。

鲁氏点了点头,笑道:“可是明姿想吃了?……只是做这个需要时间,赶明儿我做出来给你送过去也成。”

阮明姿摇了摇头,把准备开铺子的事同鲁氏一讲:“……我觉得二舅妈这葫芦儿果拿出去售卖就挺好的。”

“啊?这,这不过是乡野的一点吃食,能,能拿出去卖吗?”鲁氏听得有些心潮澎湃的,又有些不安忐忑。

姚母却只觉得自个儿这外孙女很是有本事,女儿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,她心里欣慰极了,不住的在一旁点头:“既然姿丫头同你说这个,就是能行。再说了,哪怕不行,你就当支持姿丫头开铺子了。”

姚母想到什么,连忙转身回了屋子,又匆匆回来,拿出一块软布包裹着的物件出来,直往阮明姿手里塞。

阮明姿一入手就知道这是什么了。

这是姚母过生辰时,她送姚母的那根桂花银簪子。

“我手上也存不出什么银钱,”姚母有些郝然的笑了下,“你既是要开铺子,这银簪子本就是替你收着的,正好你拿去周转。”

阮明姿把那银簪子又按回姚母手里:“姥姥,我手上有银钱。这簪子是我替我娘孝敬你的,你又给了我,我娘要是知道了,定然会骂我的。”她看姚母态度坚决,只好把她娘给搬了出来。

搞得姚母又有些老泪纵横,阮明姿一边替姚母抹着泪,一边哄着老人家:“姥姥,你现在哭干啥啊。你等着,等我开铺子赚了钱,给你买金簪子,玉手镯,都给你买,到时候你再高兴哭了啊。”

哄得姚母又忍不住笑了,“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要啥金簪子玉手镯的,倒是你也到打扮的年纪了,还有妍妍,合该好生买些首饰才是。”

“都买,都买。”阮明姿满口应着,总算是把姚母又哄得开开心心的了。

阮明姿跟鲁氏商议好了细节之后,便背着背篓打算回家了。只是走出姚家没几步,便被人从后面细声喊住了。

阮明姿驻足,回身一看,见是大表哥姚常林的媳妇王氏。

她走得有些急,气喘吁吁的,鬓间的发都有些微微凌乱,可见是有些着急的。

“大表嫂,什么事?”阮明姿问。

王氏眼神有些灼热,她低声道:“你先前说的那个,开铺子的事……”

她顿了顿,见阮明姿认认真真的听着,脸上没半点异样或是不耐烦的神色,并没有因为她是羊氏的儿媳妇就对她报以偏见,她心头一热,把话说了出来,“我家有个祖传的酱豆干方子,你看,行吗?”

最新网址:.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