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9999-9999999 example@gmail.com

含羞草下载

林萧神情冷凝,悄悄向前走几步,准备出手救援,没想到被女人的老公拦住了。

“想干什么?捣什么乱啊?把他激怒了,我老婆怎么办?”男人死死拽紧林萧的胳膊,怒声说道。

林萧眉头一皱:“我是在救的老婆。”

“救我老婆?她在歹徒手里呢,怎么救?现在是在激怒歹徒,后果能负责吗?”

“——”林萧气极。

被他这一阻拦,已经失去了最佳出手的机会。

趁着两人纠缠之际,黄阿斗拖着女人来到车边,拉开车门就要把女人扔进去。

一看这情形,如果女人被扔进车,必是凶多吉少,男人睚眦欲裂,根本顾不了那么多,疯狂地冲了出去:“放了我老婆!”

陡然变化的情况,让众人吃了一惊。

男人爆发潜力,速度极快,转眼间就冲到了黄阿斗身边。

围观群众发出惊讶的呼声——

“小心!”

boy风 清凉写真

黄阿斗手里有枪,男人贸然冲上去肯定要遭殃。

可惜事情已经发生,大家想拦阻都晚了。

砰!

黄阿斗果然开枪了。

枪响之后,整个现场都变的鸦雀无声。

“啊!!!”女人看着男人胸口的鲜血,不由自主地尖叫出声。

砰!

黄阿斗一脚把男人踢出去老远,趁机按下遥控,打开车门把女人扔进去,他则身形麻利地钻入驾驶舱。

众人手忙脚乱地去救男人,而林萧则趁此机会一个箭步冲到车前。

反应敏捷的黄阿斗这个时候已经把车门锁上,正在启动汽车,只要引擎发动,他马上就可以逃之夭夭。

朝着林萧冷笑一声,黄阿斗说道:“小子,我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想知道那那女的身世?下辈子吧,哈哈哈哈——”

林萧冷笑一声,挥拳朝车玻璃砸了下去。

黄阿斗下意识地就想嘲讽一句——

咔嚓!

没想到厚实的车窗玻璃应声而碎,玻璃碎片猛地炸开,直接扎了黄阿斗满脸。

“啊!”

黄阿斗双手捂脸大声惨叫,他完全没料到,林萧拳力这么强,顿时感到脖子被一只大手紧紧掐住,像是一堆没用的垃圾似的,直接被拖出车窗。

嗤啦!

车窗上还有残留的玻璃碎片,黄阿斗的身体从尖利的碎片上划过,全身当时就血肉模糊。

林萧出手毫不留情,将黄阿斗高高举在半空,手臂屈伸猛地砸向地面。

轰!

黄阿斗口吐鲜血,差点被摔的断了气。

“老公!”女人冲出车子,扑向受枪伤的男人。

女儿小宝差点被踢死,老公中枪生死不明,天降横祸让女人哭的死去活来。

有人打电话叫了120,还有人报了警,而等到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,才发现歹徒跟林萧已经不见了。

林萧像拎死狗似的把黄阿斗拖到小区旁边的施工工地,扔到了破砖瓦砾之中。

“我说过,跑不了,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,非要尝一尝皮肉之苦?”

叶柔死死盯着黄阿斗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黄阿斗,告诉我,我的身世和来历!”

黄阿斗惨笑着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林萧上前一步,抬起脚狠狠踩向他的小腿。

咔嚓!

黄阿斗右腿膝盖骨瞬间被踩的四分五裂。

“啊!!!”黄阿斗凄惨的叫声尖利而恐怖。

林萧声音冷咧:“这一脚是为了差点被踢死的小女孩!”

黄阿斗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。

胸口密集的伤口正在流血,膝盖骨更是被凶残地踩碎,无法形容的痛苦不断冲击着他的心。

疼痛还未舒缓,林萧再次抬脚朝黄阿斗左腿膝盖踩去。

咔嚓!

结果都是一样,膝盖骨被踩的支离破碎。

“呃——”黄阿斗的疼痛超出了承受范围,他只剩下吸冷气的力气。

“这一脚是为了刚才开的那一枪!”

林萧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哀乐,却让黄阿斗感受到极致的恐惧。

“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林萧看了叶柔一眼,示意她上前询问。

叶柔表情凝重地走到黄阿斗身边,看着他痛苦中透着惊慌的眼睛,沉声道:“从哪把我偷走的?”

“偷!?我呸!老子当年如果不是因为,也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!”

他的话让叶柔微微一怔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哼!事到如今,老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”黄阿斗咬牙切齿地叫道,“二十多年前,我还只是个做武替的武生,有一天,正在拍戏现场,一个明星偷偷跟我说,有个大买卖需要人手,只要我帮忙,就给我五百万,我万万没想到是去抢一个孩子。”

黄阿斗死死盯着叶柔,眸中情绪变化,似是想到过去的事情而感到后怕或是后悔。

“接着说啊!”叶柔急道。

黄阿斗撑起身体靠在瓦砾之上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我们一帮人在高速公路上伪装车祸堵了路,然后趁机在一辆奔驰商务车上抢了一个婴儿出来——”

“婴儿?”

黄阿斗笑了笑:“应该就是吧,当年在叶家村我扔到井里的那个女婴。”

“是,是我!”叶柔忍着激动,“那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吗?”

“嘿——我只听说,我们那孩子的父母来头极大,幕后指使者东窗事发后自己先跑了,其它人也都相继逃走,我一个人抱着孩子能去哪?后来被人一路追到叶家村,慌不择路之际才把扔到井里,当时又怕真的被淹死,就用垃圾袋做了个简易的救生衣。”

说到这里,黄阿斗已经疼的满头大汗坚持不下去了。

林萧皱了皱眉,掏出银针上前在他背上扎了几针。

没想到疼痛立即缓解,让黄阿斗一脸诧异。

恢复了几分钟,黄阿斗继续说道:“我跑掉之后,还悄悄回去打听过,那帮人并没有找到孩子,孩子好像自己失踪了,再后来我就远走他乡,躲避警方和那些人的追杀,直到今天!”

“知道那帮人是谁吗?”叶柔紧紧咬着嘴唇问道。

黄阿斗茫然地摇摇头:“我只知道父母的背景很强大,强大到那位明星东窗事发后都只能仓皇逃窜,直到几个月后尸体被扔到了警察局门前。”

听黄阿斗的意思,那位明星在娱乐圈的地位举足轻重,绝不是一般人物。

而这样的人物,居然被人杀死扔到警察局门口示威。

可以推测出,叶柔的父母更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“说的是哪个明星?”林萧神情一顿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