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9999-9999999 example@gmail.com

色软件不收费

嘟嘟打击完抱剑少年,抬着下巴看向远方的战场,他已经摸清了少年的脾气,太直,在他的专业领域一激就能成功。

果然,三战三负这个词令少年的怀疑消失,他跟着嘟嘟一直在观察,发现这家伙好像真的不是每时每刻在领悟剑道。

但是对方的领悟却在他之上,那么只能说这家伙有自己的领悟方法,说不定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能令对方有所领悟。

那么谈情说爱大概可能也许真的可以提升他的剑道!

抱剑少年被嘟嘟成功带进了沟里,心里升起一种**,那就是对女人的渴望,他要找个女人谈恋爱,他现在就去找。

想到就做,抱剑少年转身就要离去,嘟嘟带着三分好奇问道:“哪去?”

“找女人谈恋爱。”抱剑少年简短有力的回道。

嘟嘟的额头划过几根黑线,伸手道:“一块下品仙晶,我给你讲讲怎么谈恋爱,这恋爱可不是随便抓个女人就能谈的。”

“给你。”抱剑少年财大气粗,立刻抛了一块下品仙晶,老仆在旁边瞪眼,刚刚赚走三百块中品仙晶,还要!

“看在你是用心耍贱的份上,本公子就好心教教你这块榆林疙瘩。”嘟嘟揽过抱剑少年的肩头,一边盯着远处的战场,一边准备开讲。

身为一个爱情大师的大儿子,嘟嘟的理论知识还是很强大滴。

少年被嘟嘟揽着,歪头打量身边的家伙,为什么他就敢毫无防备的让自己靠近,为什么可以做出这么自然而亲近的动作?

清纯稚嫩的性感

抱剑少年的身体有些僵,不习惯被人接触,内心却又渴望这种接触,很矛盾,抱剑少年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矛盾的心理变化。

于是僵着身体站在嘟嘟身边,一副认真听讲的表情。

远处的轰击更加猛烈,以五劫散仙为主力,一波接一波的攻击落在肖家的护族法阵上,轰击在肖副会长的心上。

娘呀,这跟接到的消息不一样啊,不是虚晃一枪吗?不是回马枪吗?

为什么?为什么火力这么强大,护族法阵好像抗不住啊,肖副会长开始求救,向他的队友求救,向五大势力求救,向龙腾阁求救。

是的肖副会长慌了,这个时候什么算计阴谋都没有用,保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就算龙腾阁提出当副会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应下,只求龙腾阁可以出手相助。

可惜肖副会长发出的求救并没有收到回音,他的队友舍弃了肖家,五大势力正在看笑话,龙腾阁的大公子在忙着授业。

都很忙呀。

“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,首先,你得有对她有感觉,知道是什么感觉吗?”嘟嘟歪头盯着抱剑少年的脸问道。

抱剑少年抱着怀里的宝剑表情冷漠的摇头,表示不知。

“你这张嘴巴不行啊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来,怎么跟女孩恋爱?”嘟嘟有点头大,这位痴的太久,也不知道能不能学会。

“算了,我还是继续讲吧,你不会讲话那是你的事。”嘟嘟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,继续开讲。

抱剑少年没有反应,老仆急的直瞪眼,提醒嘟嘟他是收了酬劳的,不能这么慢不经心。

嘟嘟不理论,继续他的理论知识。

“那种感觉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睁开眼睛脑海里是她,想她想她想她,除了想她什么都不想。

你的心里也是她,吃饭想她,喝水想她,上厕所想她,连呼吸都在想她。

看到她,你的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,满满的是她,当你达到这种程度时,恭喜你你恋爱了。”

嘟嘟拍拍抱剑少年的肩膀,欣赏少年纠结的表情。

“都是她,我怎么感悟剑道?”抱剑少年提出最重要的问题,他是为了感悟剑道才去谈情说爱。

仔细听下来,好像谈了恋爱后别说感悟,连想的时间都没了,那还怎么混。

“你是不是傻?你是不是傻?”嘟嘟送上鄙视的小眼睛,什么意思自己领悟。

抱剑少年也想知道自己是不傻,为什么傻,可惜嘟嘟不说了,而是盯着肖家的方向看戏,看的津津有味。

任由少年怎么问,嘟嘟都不再讲,让少年自己领悟,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想通为上,自己想通的才是自己的。

抱剑少年没招,离开嘟嘟来到老仆身边,寻问老仆对恋爱的理解,然后老仆哭了,盯着自家少爷双手一摊说道:

“少爷,老奴没恋爱过,老奴一直单身到现在,是资深的孤老单身狗。”

单身狗这个词是刚刚学的,老仆现学现用,用的十分恰当。

“少爷,要想您的剑道不残缺,还是照李大公子说的做吧。”

老仆实力助攻,希望少爷早早恋爱,希望少爷早早成亲,希望少爷早早生子。

当听到嘟嘟都有重孙子了,老仆是真心羡慕,那位李天主太牛了,自己强不算强,居然还带出这么强大的儿子,关键儿子都有重孙了。

这么算下来,李天主辈份真高啊,已经是祖宗级别,羡慕嫉妒恨!

抱剑少年没有应声,抱着剑盘坐在嘟嘟不远处,他需要仔细想想,这是一个重大决定。

想到还要甜言蜜语哄对方,抱剑少年很头大,他真的不擅长说话,怎么哄?

小心肝小宝贝,亲爱的,我的小肉肉,哎哟歪,光是想想想就起了一身鸡皮,更别提说出口。

嘟嘟不知道抱剑少年的忧愁,看着肖家的方向说道:“快了,肖家快撑不住了。”

“确实快了,你说他们真的会攻打龙腾阁吗?”许俊才还是不大信。

“不好说,咱们龙腾阁有渡劫丹,对方是五劫散仙,难保不会对渡劫丹动心,还是防着的好。”嘟嘟道。

许俊才觉得有道理,于是不再问话,继续观战。

肖家的护族法阵确实不行了,被攻击的摇摇欲坠,肖副会长的脸上露出死灰色,他真的后悔了,不应该玩那么多心眼。

就不应该对陆家动手,不对陆家动手,就不会让神偷一脉的人捡漏子,也不会监视各个出入口,更不会引发动、乱。

Scroll to Top